上市教育公司的三季报正在陆续出炉,截至12月2日,已有16家发布三季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后发现,仍有不少教培机构尚未走出阴影,财报表现不佳,而在某些细分领域,如成人公考培训等,受到政策、市场变化的影响较大,机构的盈利表现不俗。除此之外,更多的机构正在尝试收窄亏损,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作为预付费行业,现金流对教培机构来说至关重要,在近一年的起落和狂飙突进之后,“烧钱”营销虽仍是主流,但也存隐忧,加强自身的“造血”能力才是教培机构保持生命力的关键。

跨赛道转型:难逃亏损

北京商报记者经过不完全统计发现,在已经公布财报的教育企业中,有近半数的机构仍然处于亏损或利润同比下跌的状态。

其中,转型大语文赛道的豆神教育在2020年前三季度出现了营收、净利润双下滑现象。净利润下滑幅度达到257.09%,由盈转亏。而单从三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豆神教育的营收同比增长39.74%至5.9亿元,但净利润仅为121.62万元,同比下降94.03%。营收增长但利润下跌严重。此外,豆神教育在前三季度的报名学生人数超过22万,同比涨幅超七成。

在学员增幅稳定、单季营收上涨的前提下,豆神教育仍处在亏损状态。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8月,豆神教育刚刚由“立思辰”完成更名,并在今年上半年承接了明兮大语文的学生、老师和课程。其进军大语文赛道和教育市场的决心可见一斑。

另一家拟更名为“开元教育”的上市公司开元股份也在披露的财报中出现了营收、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据其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44.5%至6.7亿元,净利润下滑幅度达465.79%,转盈为亏。据了解,开元股份原为职业教育与仪器仪表制造业双主业的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已经实现了职业教育营收占公司营收的100%。

12月2日,科斯伍德也发布公告称将公司名称变更为“科德教育”,并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的愿景是做中国学生升学与新职教综合服务商。由此可见,在利好政策和教育市场快速发展的当下,多家公司都瞄准了教育赛道并积极转型,但转型之后的业绩表现尚未取得一定突破。此外,一些活跃在A股市场的教育公司也在三季度表现平平,其中,紫光学大、昂立教育、凯文教育均出现了营收下降的情况。

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大多数披露财报的教育公司给出业绩表现不佳的原因为,疫情对线下培训业务带来较大冲击。另外,也有部分线下转型线上的公司因为流量采购等销售费用方面的支出、设备等相关资产的折旧摊销对业绩产生影响”。

在线赛道:“烧钱”突围

2020年加速了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如何用快速的业务转换去跟上市场的需求与变化,各家在线教育机构纷纷在暑期进行了大量的营销投放。投放之后获客情况如何?从三季度财报表现来看,截至2020年9月30日,网易有道、跟谁学、51Talk、流利说的三季度营收分别为8.96亿元、19.66亿元、5.39亿元和2.39亿元。其中,网易有道、跟谁学和51Talk的同比增幅分别为159%、252.9%和31.8%,流利说则同比下降8.6%。

尽管营收实现了增长,但在盈利表现上,多家在线教育机构仍未实现盈利。其中流利说报亏7060万元,同比收窄67%。51Talk则实现了扭亏为盈,三季度净利润为3160万元。

上市教育公司只增营收不增利润的背后,是各家机构在营销和销售上的大笔投入。财报数据显示,跟谁学、网易有道及51Talk在三季度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0.56亿元、11.48亿元和2.8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4%、128%、52%。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报告期内含暑期这一营销节点,而暑期正是各在线教育公司“烧钱”营销的发力阶段。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营销占比的角度来看,机构的营销费用占比一旦超过50%,对机构来说压力就比较大了,机构们急于开拓市场,会在这方面加大投入”。

此外,于进勇也进一步指出,在今年的教培市场上,大家都在奋力发展线上教育。“如果从长远角度来看,机构真的能扎下根来,不排除现在的亏损也可以成为战略性亏损,为未来的收益打下铺垫。”

在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看来,互联网在线教育公司用营销来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并逐步实现修正利益是有可能实现的。但目前还看不出来这场流量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现在的转化和续费率还是在很低的水平,各家不会停下。”

成人考培:风口渐显

随着机构转型、营销不断发力成为教培行业常态,受到政策、用户需求多方利好的成人考培领域风口渐显。从三季度业绩表现来看,主打成人考培业务的中公教育表现不俗。报告期内,中公教育实现总营业收入46.31亿元,同比增长83.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54亿元,同比增长233.58%。

“从现在的经济形势和政策的角度来看,对中公这样的机构来说是利好的。同时,利好周期会随着经济的波动而变化,如果经济形势能快速反弹回到繁荣状态,它们的数据可能会下降,但也只是回归正常。我预估在2-3年的时间里,这类机构的业绩表现都会比较不错。”于进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回归到教育行业整体,身处预付费行业的教培机构,现金流在公司运营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刘迪寰认为,当前形势下,机构想加强自身造血能力,需要两种策略。“首先是做加法,线上与线下教育的融合是大势所趋,不仅能抵御风险,也是疫情后家长对线上教育较为认同产生的机会。不过,如何做到差异化,如何解决优秀师资能力不足的痛点,线上与线下如何真正实现‘教、学、练、测、评’的闭环,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等等问题需要解决;其次是做减法,坚定砍掉长尾业务,剥离可变现的非核心资产、亏损业务,从本质上让公司现金流好转,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融资成本的发生,另一方面,足够的现金储备也给了公司足够的进退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