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西部信托步中信信托、中铁信托、陕国投等信托公司后尘,加入信托公司为房企提供“永续债”融资行列。两年内,其已累计为房企提供30亿元规模“永续债”。

11月20日,华夏幸福对外公告,拟向西部信托进行永续债融资,金额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投资期限为无固定期限。该融资交易拟由西部信托发起设立“西部信托·江城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初始投资期限内的利率为8.5%/年,每次重置后的利率应在前一个投资期限内最后一个核算期所适用的年利率的基础上增加200个基点(即 2%),至多重置三次。

公告显示,融资将用于公司产业新城原材料采购、运营维护。中国网才经济注意到,上述融资如符合财政部发布《永续债相关会计处理的规定》等相关规定,华夏幸福可将西部信托本次融资作为权益工具计入公司所有者权益,从而有利于其拓宽融资渠道,增强现金流稳定性,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

中国网财经了解到,近两年信托公司为地产企业提供“永续债”融资并非个案,先后包括陕国投、中融信托、中铁信托、中信信托、中原信托、华润信托等先后为华夏幸福等房企达成“永续债”融资,仅华夏幸福一家融资金额就超110亿元。

“永续债”也叫无期债券,是非金融企业(发行人)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注册发行“无固定期限、内含发行人赎回权”债券,是比普通债券利息更高的一种融资工具。永续债的偿付顺序一般较为靠后,次于公司的普通债务而优于优先股和普通股。对于融资企业,还可将信托投资划分为权益工具而不是金融负债,这也成为许多房企积极设立“永续债”重要原因。

而对于信托公司开展“永续债”业务,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针对信托公司开展永续债权投资业务,并无相应法律法规和监管意见。”对于规定市场中存在,规定实际投资期限的“永续债”信托产品,其补充道:“称这种业务为‘永续债’业务,又规定投资期限,实际上是打擦边球,企业也并未实现无限递延利息和延期的权利。”

同时,对于西部信托来说,涉房业务也非其重点,中国网财经通过阅读该公司2019年年报发现,在西部信托资产运用与分布统计中,不过是自营资产部分,还是信托资产部分,涉房业务都不是其主营业务。在信托资产中,涉房业务497.36亿元规模,仅以占该部分总规模15.50%,排名第二位;自营资产没有该部分资产占比披露。

中国网财经发现,2019年11月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就与西部信托有限公司签署《永续债权投资合同》发起设立信托计划,并通过信托计划项下信托资金向九通基业进行永续债权投资,投资金额人民币10亿元,投资期限均为无定期限。中国网财经不完全统计,仅上述两款产品,累计规模就已经达30亿元规模。就上述“永续债”规模,在其涉房规模并不高,及监管要求压降信托公司涉房非标业务情况下,出现膨胀原因,中国网财经致电西部信托,对方表示:“该电话只负责信息披露,并不清楚有关项目的事。”中国网财经同时了解到,九通基业作为华夏幸福间接全资子公司,华夏幸福将为其此部分“永续债”提供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西部信托前身由陕西信托投资有限公司(1981年成立)和陕西省西北信托投资有限公司(1987年成立)合并重组而来,随着业务发展的需要,2008年8月,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批复,更名为西部信托有限公司。西部信托为股份制地方金融企业,注册资本金6.2亿元人民币,由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公司、陕西省产业投资公司、彩虹股份、 宝钛股份、西飞公司等24家省内外知名企业共同出资组建,实控人为陕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9年,西部信托实现营收6.97亿元,同比增加16.36%;实现净利3.42亿元,同比增加4.27%。2020年上半年,根据银行间市场公布未经审计信托公司财务数据显示,统计期内,西部信托实现营收4.04亿元,实现净利1.95亿元,均好于去年中位数水平,在行业内排名中游。未来,有关西部信托涉房业务开展,以及其未来发展情况,中国网财经将持续关注。(记者 常实 鹿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