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科创板120天后,君实生物(688180.SH)深陷舆论漩涡,为其上市“护航”的中金公司(601995.SH)、国泰君安(601211.SH)、海通证券(600837.SH)三大券商也受到质疑,是否熟悉医药行业?是否在一个完全的流通周期内尽调公司?又是否尽到勤勉尽责的义务?

随着推行全面注册制,券商投行部将承接更多保荐承销业务,某券商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投行之间会形成绩效比拼,目前能把保荐业务做精做实的券商并不多,应呼吁券商之间形成比质量而非数量的良性循环。

吸金王受质疑

11月12日中午,自媒体“兽楼处”发文《江湖就是人情世故》,对君实生物PD-1拳头产品拓益以及新冠中和抗体JS016提出了质疑,并详细剖析了这家一度市值直冲千亿的“吸金王”背后的资本运作往事。

受此影响,君实生物股价应声下跌,公司在两个交易日中跌去80亿元市值。

君实生物12日晚间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在质疑之下,君实生物快速作出回应,13日君实生物回复问询函称,有关媒体对公司及有关人士的报道内容全面失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相悖。

值得注意的是,君实生物于7月15日登陆科创板,其保荐人为中金公司,联席承销商为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市场声音质疑,三大头部券商护航之下,公司真的是否存在问题?

有券商投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利益之下,投行更在意保荐数量和总额,能够留在发行人公司尽调,并维持一个完整的流通周期的保荐代表人并不多,这就导致各投行部的保荐质量也参差不齐。

前述投行人士认为,保荐代表人对行业了解程度也是保荐质量的关键点。当保荐代表人对行业更了解,则更容易看出公司的问题,夯实保荐机构“看门人”的责任。

谁是保荐代表人?

君实生物的保荐代表人为中金公司张韦弦和杨瑞瑜。前者熟悉医药,后者熟悉科创企业,或是中金公司决定启用二人的原因之一。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张韦弦系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医药医疗行业组联席负责人,2008年加入中金公司投行部,2013年取得保荐代表人资格。

此前参与过的医药类业务有沈阳三生药业香港主板IPO、合全药业新三板定向增发融资、天江药业向中国中药出售控股股权、PAG出售哈尔滨圣泰药业股权、华润医药收购北药集团股权等。

作为中金公司2020年保荐过会的首单科创板项目,君实生物的另一保荐代表人杨瑞瑜系中金公司成长企业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保荐代表人。

前述投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若监管层最后认定公司确有问题,中金公司作为保荐人将会承担主要责任,其中两位保荐代表人或将被直接处罚。而另外两家联席承销商也会承担相应责任。

应形成良性循环

因对盈利要求并不高,在设立科创板之初,监管层在夯实中介责任方面曾有多项约束。除要求保荐机构跟投事项外,还特地“叮嘱”保荐机构“不要追求保荐数量,不要降低保荐质量”。

某券商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全面推行注册制之下,作为A股市场重要的中介人,券商应更专业更细致的了解拟上市企业。呼吁券商之间形成比质量而非数量的良性循环,同时加大对保荐人的监管力度。

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15日,2020年股权承销排行榜中,58家券商上榜。其中,中信建投承销金额位列榜首,今年累计承销29家IPO,累计712.4亿元;中信证券累计承销34家IPO,累计406.12亿元。

中金公司今年累计承销28家IPO,金额425.09亿元;海通证券今年累计承销21家IPO,金额597.46亿元;国泰君安今年累计承销19家IPO,金额215.47亿元。

在全面推行注册制之际,券商开启争夺赛。今年以来,券商投行部加快“招兵买马”速度,A股市场保荐代表人数量增加明显。

券商投行业务部门陆续开启社会招聘,以扩充人员储备,积极发力投行业务,截至10月末,国内券商保代总人数已超4400人,2019年末该数据为380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