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3年,有关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花生物”,600873.SH)控股股东孟庆山的调查结果终于水落石出。

11月8日晚,梅花生物发布公告称,孟庆山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确认时任董事长孟庆山、时任董事会秘书杨慧兴操纵“梅花生物”股价。

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上述二人合计罚没超亿元,对孟庆山采取十年市场禁入的措施。

操纵股价获利5000万

在这起大案背后,外贸信托、华鑫信托也曾参与其中。

公告显示,2013年梅花生物非公开发行股票,孟庆山、杨慧兴与韩某某控制的浙大九智及华鑫信托商定,成立慧智8号信托参与梅花生物的股票非公开发行,由孟庆山为信托计划本金和收益提供担保。

2014年12月,慧智8号信托即将到期,韩某某和外贸信托发起设立九智9号信托,受让慧智信托8号受益权,变相延长信托计划到期期限。

在这期间,孟庆山、杨慧兴操控信息发布节奏,分别择“业绩预增”、“胡某某增持”、“设立员工持股计划”三项利好优先发布,延迟发布利空信息,并由杨慧兴实际控制胡某某账户增持股票。

与此同时,二人却通过九智9号信托减持“梅花生物”。证监会认为,以上事实足以证明孟庆山、杨慧兴具有操纵“梅花生物”股价的行为。

若以2015年7月8日为基准日计算违法所得:九智9号信托违法所得额为1.96亿元,胡某某证券账户实际亏损1.40亿元。孟庆山、杨慧兴的违法所得为5659万元。

根据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孟庆山、杨慧兴违法所得5658.88万元,其中没收孟庆山违法所得3059.88万元,处以罚款9179.63万元,并对其采取十年市场禁入的措施。

对于此次处罚,梅花生物表示,此次行政处罚事项是对股东个人的处罚决定,不涉及公司,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

据悉,孟庆山为梅花生物前董事长、创始人之一。2020年10月20日,孟庆山家族以75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第774位。

被罚前早已劣迹斑斑

事实上,在此次处罚发生前,孟庆山早已麻烦缠身。2016年,因梅花生物信息披露违规,孟庆山遭到监管关注。2017年5月,证监会又以涉嫌违法违规对孟庆山进行立案调查。

彼时,梅花生物便试图与孟庆山及相关违法违规事项撇清关系,不过消息发布次日,梅花生物当日股价仍跌近10%。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证监会调查之前,孟庆山已于当年1月辞去梅花生物董事长一职,并交由其女王爱军接任。

对于连任17年的董事长突然离职,业内曾给出以下几种猜测:

一是信披违规。2016年,因梅花生物信披违规,证监会对孟庆山进行了监管关注。

二是重组失败。此前,孟庆山曾透露与伊品生物、韩国希杰两家公司进行重组,但两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期间公司并未披露相关风险。且由于两次停牌均位于指数高位,公司股价一度走出数个跌停,并遭到投资者责难。

三是股权质押。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数年里,孟庆山曾数次将所持股权进行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在孟庆山任职期间,梅花生物的股价曾分别在2011年、2015年历经两次爆炒,涨幅远远超过同期上证指数。

截至目前,孟庆山仍持有梅花生物8.54亿股,持股比例为27.55%,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净利下滑分红激增

自孟庆山离职后,梅花生物的分红金额曾一度激增。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分红金额约为10.25亿元,已经超过其当期净利润规模。

此前2016年至2018年,梅花生物现金分红比例分别为89.51%、87.4%、102.41%。公司前十大股东中6名为自然人,合计持股高达40.83%,年度合计现金分红超过4亿元。

其中孟庆山与一致行动人王爱军、何君合计持股30.52%,年度合计现金分红超过3亿元。

为此,梅花生物收到上交所问询函。2019年4月12日,上交所要求其说明历年来高比例现金分红的依据以及2018年年报的会计处理等。彼时,公司回复称,未来仍将奉行高分红政策,以回馈投资者。

《投资者网》梳理资料发现,截至目前,梅花生物自上市以来累计分红14次,金额达58.29亿元。而自2017年至今,公司仅分红4次,金额就达40亿元,远超以往20几年之和。

在高额分红的同时,梅花生物的债务一再攀升,长期借款从2017年的3亿元猛增到36.82亿元,增加超33亿元。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负债总额合计96.8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54.37亿元;而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9.04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企业发展状况良好,本身利润很高的情况下,对投资者进行高分配这样很正常。但是,如果企业债务压力较大时,还大手笔分红就显得比较可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投资者网》,过度分红可以看作大股东抽血、掏空上市公司的手段。

近年来,梅花生物大搞多元化经营,除了“梅花鲜”等调味品外,旗下还有动物氨基酸、人类医用氨基酸等。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20.76亿元,同比增长11.79%,此前三年均实现连续增长。

然而,其净利润却出现接连下滑,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1.74亿元、10.02亿元、9.89亿元及8.19亿元;而经营现金流净额则分别为15.47亿元、24.5亿元、27.98亿元及15.78亿元,远远超过净利润。

与此同时,公司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5.81%、24.90%、22.58%及21.65%,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0.74%、8.07%、6.90%及6.92%,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3.14%、11.06%、10.68%及9.07%,均呈现下滑态势。

从其二级市场表现来看,自2016年重组失败后,梅花生物股价便一落千丈。截至11月9日收盘,公司股价收报5.36元/股(前复权,下同),较17.56元/股的峰值跌了约七成。

今年以来,梅花生物仍在大额分红。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现金分红的金额约为7.94亿元,超过同期净利润6.36亿元。

除了大额分红,梅花生物还曾多次公布股权激励计划。此前10月13日,梅花生物发布公告称,拟以至多4亿元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等。(《投资者网》周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