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即将过去,肆虐近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并未得到有效控制。这种情况下,任何一家与流感、疫情有关公司的募资动作,都会引起市场及投资者的重点关注。

10月26日, 人用疫苗生产商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迪克”)在科创板官网披露招股书,拟募资16亿元用于新建车间、疫苗研发、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

若看公司业绩,与已登陆科创板的百奥泰(688177.SH)、泽璟制药(688266.SH)、神州细胞(688520.SH)等生物医药同行一样,金迪克也是“亏损上市”。此外,金迪克还存在产品单一、研发投入较低、资产负债率较高等风险,而其创始团队成员在IPO之前接连退出,也让人不解。

市场占有率行业第三

金迪克成立于2008年12月,今年6月完成股改,公司专注于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该公司只有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简称“四价流感疫苗”)一种产品上市,另有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儿童)处于临床I期试验阶段,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处于临床III期试验阶段。

医学上,把能预防同一类型疾病里几种病毒的疫苗称之为几价疫苗,比如,能预防三种流感病毒的疫苗就叫三价流感疫苗,能预防四种流感病毒的疫苗就叫四价流感疫苗。而四价流感疫苗是三价流感疫苗的升级版,全球范围内都有替代三价流感疫苗的趋势。

从行业格局来看,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四价流感疫苗的批签发量约为1160万剂,获得批签发量前三的企业分别为:华兰生物(002007.SZ)823万剂,市场占有率71%;国药长春所211.6万剂,市场占有率18.2%;金迪克124.9万剂,市场占有率10.8%。

据悉,四价流感疫苗于2018 年首次在国内上市销售,当年批签发量512.25万剂;2019年增加至971.05万剂,在流感疫苗批签发量中的占比超过30%,同年美国四价流感疫苗在流感疫苗批签发量中的占比超过80%。

另一方面,2019 年国内流感疫苗的整体接种率不足3%,而美国已超过45%,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包括四价流感疫苗在内的各种流感疫苗在国内的接种率或将大幅提升。金迪克表示,公司正发挥技术和品牌优势,深度聚焦开发四价流感疫苗系列产品,进一步巩固并提升在四价流感疫苗细分市场的竞争优势。

暂未盈利且诸多隐患

虽然,四价流感疫苗的前景广阔,但对金迪克来说,暂时还未能依靠四价流感疫苗真正盈利。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下称“报告期内”),金迪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元、0元、6715万元和8741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66万元、-2801万元、-1904万元和-681万元。虽然亏损逐渐收窄。金迪克仍面临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首先,产品单一,招股书显示,金迪克已上市的四价流感疫苗为成人型(适用于3岁以上人群接种),暂未涉及儿童型(适用于6月至3岁以下儿童接种)和高剂量型(适用于65岁以上老年人接种)这两个主流品种。

金迪克表示,除已上市的成人型四价流感疫苗外,还正在研发儿童型、高剂量型四价流感疫苗,通过丰富产品线,更好为流感高危易感人群(儿童和老年人)提供疫苗产品。募资用途显示,本次IPO拟募资的16亿元中,有6亿元用于新建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车间建设项目,该项目建成后将具备年产 2250万人份成人型疫苗和 750 万人份儿童型疫苗的生产能力。

其次,行业竞争对手增多。从2020年前三季度的批签发量来看,金迪克与华兰生物的市场占有率差距较大。与此同时,还有多家企业的四价流感疫苗即将上市。

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信息显示,2019年取得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的企业只有金迪克和华兰生物,今年新增了北京科兴、国药长春所、国药武汉所等企业。此外,国药上海所正在申报注册申请;智飞龙科马、国光生科、赛诺菲巴斯德等公司的产品已处于临床III期试验阶段。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上述公司的产品纷纷上市,可能会挤压金迪克的市场占有率。

第三,研发投入相对较低、偿债压力大。招股书显示,金迪克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31万元、1207万元、2375万元和1387万元,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的研发费用均值约为1.56亿元,其研发投入远落后于同行。

同时,金迪克还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招股书显示,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最高为127%,2020年实施债转股后,其资产负债率降至81.99%,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只有22.6%。

金迪克表示,公司未实现销售收入前的研发资金主要来源于股东借款或银行借款,IPO资金若能到位,资产负债率较高的情况将得到缓解。本次IPO的募资安排中,4亿元用于创新疫苗研发项目和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双寡头”有何风险

除了经营上的挑战外,金迪克公司由余军和张良斌共同控制的问题,也令市场关注。

招股书显示,余军通过直接、间接方式合计持有金迪克42.78%的股份,张良斌也通过直接、间接方式合计持有金迪克42.78%的股份,二人共同控制金迪克85.56%的股份。

金迪克表示,余军、张良斌自 2015 年 6 月起双方持股比例保持一致,均为公司第一大直接股东,在公司重大决策均保持一致,对公司形成共同控制。至于共同控制的原因,金迪克则称,是基于双方 20 余年同事及合作伙伴关系和对公司发展战略的共同认知及共同利益高度一致。

金迪克还表示,余军、张良斌于2020 年 8 月签署《关于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控制暨一致行动协议》,该协议有效期为自双方签字之日起至江苏金迪克上市之日起 36 个月期限届满日止,双方可于协议到期前一个月协商续订相关事宜。

对于该公司共同控制的问题,北京中银律所付明德律师认为,从二人的持股比例来看,该公司未来或将存在争夺控制权的风险,一旦未来双方的一致行动关系发生变化,可能会对公司稳定性造成影响。

不仅如此,在公司IPO之前,金迪克创始团队成员竟然出现接连退出的行为。

招股书显示,金迪克于2008年12月由侯云德、付增武、赵静、王志武、周华和华健创投设立,相关人员和机构的持股比例从25%到10%不等。

公司目前的两位第一大股东余军、张良斌则在2017年1月1日各自出资1750万元分别获得金迪克35%的股权。付增武、王志武、周华和华健创投同时退出,此后,侯云德、赵静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退出金迪克。

随着赵静在今年5月24日将其持有的3.95%股权以62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泰州同人(员工持股平台),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在其IPO之前已全部离场。

以赵静的转让价格计算,金迪克IPO之前的估值约为15.70亿元。另以本次IPO拟发行22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 25%,拟募资16亿元计算,金迪克上市后的估值变为64亿元。那么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在分享资本盛宴之前相继退出?《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致函金迪克,但一直未收到该公司的任何回复。(《投资者网》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