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百年一遇 最重要资产是啥?达里奥谈疫情影响 美国大选尤其值得关注

来源:Wind资讯 2020-03-06 09:12:41

本周,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再次发文谈新兴冠状病毒对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影响。

达里奥在文章开篇写到:不喜欢在没有认知优势的事务上加大赌注,对未知事物保持中立而不是下注。这也很适用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

在其看来,有三种不同的情况是相关的,但又是非常不同的,不应混淆。一是病毒本身;二是对病毒反应的经济影响;三是市场行为。

三者都会受到高度情绪化反应的影响。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体而言,可能都会带来巨大的错误定价,但不太可能引发经济低迷。

以下是达里奥对新兴冠状病毒的三大看法。

病毒

病毒本身肯定会出现也会消失,同时产生巨大的情绪影响,非常有可能成为一把双刃剑。这极有可能导致一场无法控制的全球健康危机,让人类付出的高昂的人力和经济成本,尽管这场危机的处理方式和后果将因地点而异(这也将影响其市场的表现)。

控制病毒(即最大限度地减少病毒的传播)最好的办法是:

1、有能力的领导人能够迅速地做出行政决策;

2、有能力服从命令的民众;

3、有能力的官僚机构来执行和管理计划;

4)有能力的卫生系统来快速有效地识别和治疗病毒。

这将要求领导人在病毒加速传播之前迅速有效地开启“社会距离”,并在病毒衰退时迅速结束隔离措施。我相信,中国会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但主要发达经济体不会那么好但也还行。欠发达的其他经济体可能会变得危险。

基于此,新型冠状病毒在其他国家传播得很快,与我刚才提到的四个因素有相关性。天气可能是一个变量(例如,南半球的炎热天气被认为是一种抑制因素)。报告的病例和死亡人数可能会迅速增加,可能会迅速增加恐慌反应。此外,在美国未来几周将有更多的检测工作进行,这将大大增加报告的感染人数,这也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反应和更大的“社会隔离措施”。

医院的压力可能会变得很大,这将使处理所有病人的病例更加困难。简言之,我们应该预料到未来会有更严重的问题。

经济影响

各个国家采取的病毒防御措施可能会导致短期经济增速下滑,但紧接着会反弹,预计不会产生大的长期影响。从历史上看,即使死亡率较高的疾病爆发,产生的情绪影响也比实际经济影响要大。我认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最坏的情况最多与西班牙流感类似。但研究西班牙流感的结论也证明了这一点,即情绪影响远远大于经济影响。

尽管我不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会产生长期的影响,但并不是说它绝对不会产生长期影响。历史已经表明,当财富鸿沟出现,经济会下滑。而伴随着经济衰退出现,贫富双方之间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大的、功能失调的冲突,破坏决策的有效性。而伴随着巨额债务和无效的货币政策出现,情况会变得更糟。上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是20世纪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而在那之前的一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

因此,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背景下,美国大选尤其值得关注。

市场影响

鉴于股票和其他风险资产的回报率要高于当前利率,现在场外带杠杆资金规模很大。受到病毒爆发影响,商业活动受到影响,疫情好转后,很多公司的营收与利润可能会发生V型或者U型反转。然而在商业活动受限期间,预计在受病毒爆发影响较大、且杠杆率高的公司经营受影响很大。

市场在初期不会甄别公司质地,不会计入信贷状况与疫情发展的不同影响,只会专注于以前短期对所有公司产生的影响。例如,一家现金充裕、暂时性经济受到重大打击的公司,相对于一家经济受到冲击较小但短期债务较多的公司,可能会受到夸大的市场打击。

此外,这是百年一遇的灾难性事件之一,它摧毁了提供这种疾病事件保险的人、公司以及那些不为保护自己而购买保险的人。这些市场参与者因为现金流问题,而不是因为深思熟虑的基本面分析而受到排挤,并被迫做出市场反映。有趣的是,一些现金收益率高的公司变得有吸引力,尤其是许多市场参与者被淘汰。

截止到目前为止,降息和增加流动性并不会对人们的购买等商业行为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因为他们根本不愿意出门。尽管他们可以以接近零利率为代价,哄抬风险资产价格,在美国就是如此。

欧洲和日本,货币政策实际上已经没有空间,因此很难想象纯粹的货币政策将如何发挥作用。在欧洲,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财政政策刺激能否起到作用有待观察。

此外,在所有国家,不要指望降息会带来更多刺激,因为大部分降息都是通过债券和票据收益率的下降来实现的,而债券和票据收益率正是股票和大多数其他资产定价的基础。因此,在我看来,遏制经济损失需要协调一致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更多地针对债务或流动性受限实体的具体情况,而不是更全面地降低利率和广泛增加流动性。

达里奥在文章结尾写到:

你需要呵护的、最重要的资产,

是你自己和你的家人。

至于投资,

我希望你能够预料最坏的情况,

但让自己远离最坏的结果。

标签:美国

相关新闻